閒話香港菲姐


香港的家庭幫傭,除了來自菲律賓外,也有來自印尼,泰國,斯里蘭卡和越南等國家。近年聽說印尼姐姐的人數,已經超越了菲姐,這是因為英文,學歷背景較為優秀的菲姐,這十年來,可以去工作的地方多了很多;比方說加拿大,英國,意大利等國,而且他們在當地只要待的時間超過一個年限,就可​​以拿當地的居留權,所來年輕願意來香港的菲姐已經越來越少了。

很多人說菲律賓傭人是全世界素質最高的,這是一點也沒錯的。因為菲律賓雖然貧窮,但是教育普及,來港的菲姐很多都有當地的大學文憑,能出國的起碼都有高中學歷。試問:哪一個國家的大學畢業生願意屈就,在家當人家保姆,阿姨的呢?也許是因為她們的素質較高,所以到其它國家打工的機會也多。加上這十年,港幣隨著美金大跌,香港的薪資對很多菲律賓工人,已經不如以往有吸引力了。
 
香港女人在職場表現出色,促使香港成為一個基本上是一個同工同酬的社會,女性出外工作的表現絕對不讓鬚眉。我認為,這也是菲姐對香港最大的貢獻;有了她們的幫忙,香港婦女才可以在職場的表現才能如此毫無後顧之憂,再加上女性天生的韌性,能屈能伸,也能等,所以在香港很多公司的高階主管都是由女人當任。不過也因此,香港的孩子很多都是菲姐帶大的。在菲姐的圈子裡,她們常常笑說“香港人生孩子,不過她們才是香港孩子真正的母親。”

對此,我曾經十分介懷,不過隨著孩子年紀大了,他在學校時間多了,我母親的罪惡感才有所減低。
 
即便家中有個菲姐,很多家事都不用操心。但是家裡多了個外人,生活其實非常不便,但是菲姐已經是香港家庭重要的一環,當地新聞幾乎日日都有關於菲姐的各種正面與負面的新聞。

記得有一次,在報紙上看到一個菲姐在一個香港人家裡,工作了二十年,供自己的孩子完成醫學院課程,準備退休回老家,她的雇主為了感謝她二十年來的付出,居然給了她差不多百萬元的台幣做為退休金,讓她回老家買房,跟自己的孩子團聚,這個故事很感人。他們都是幸運的人。

但是我也看過,一個菲姐在一個醫師家裡做了二十年,結果被捉到這二十年來,偷竊了雇主家裡超過一百萬元的港幣現金,就是因為雇主太相信她了,把看病賺來的現金都放在家裡的衣櫥裡面,結果新加入了一個新菲姐,在分贓不均的情況下,才爆出了這件事情。後來調查那個做了二十年的菲姐,這二十年,總共從香港匯出了港幣將近兩百萬元,扣除她的薪資,她最少偷竊了港幣一百三十萬元以上,不過估計總數是遠遠超過這個數字,因為她也寄回了不少物資,和每一年自己回老家,攜帶入境的現金,就無法估計了。

我自己也有幾次不愉快的經驗,但是,無論如何,我對菲姐還是十分感謝的,因為沒有她們,我也無法在自己的工作上,大展身手。用了幫傭二十多年了,很多朋友笑言我到了雪梨甚麼都要自己做,肯定不習慣。其實此時,我更期待到了澳洲以後,家裡沒有外人的舒坦,不管怎麼說,她們都只是每一個家庭的過客。

上個月已經通知家裡的菲姐我們要搬到澳洲了,她可以選擇留在香港找工作,或是回老家。她說她來香港是為了看看香港,現在看過了,她打算回老家,然後再申請到以色列工作,因為她沒有去過歐洲。我告訴她,以色列不在歐洲,在中東一帶,不過她還是堅信她朋友告訴她的,以色列在歐洲。
 

面對她的固執,我只有苦笑,無論如何,她與我一樣,是一個夢想家。我也真心祝福她,早日到歐洲看看,無論是她的歐洲還是我所知道的歐洲。

全站熱搜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