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台灣》:說多無益,相信自己,做好自己(完)-不喜勿進

我離開台灣的時候,是台灣最風光的時候。時隔二十多年,我來回台灣數十次,她卻一年不如一年。
 
很多人,相信政府,所以他們把政治當生命。我不相信,所以誰當權都一樣。
 
我為什麼不相信政府,因為政府都太忙了。台灣有兩千多萬人口,哪一個政府可以照顧到兩千多萬人民的需要?一個都不漏的?要是一個不小心,那個漏掉的,就是我,怎麼辦?所以我選擇相信自己。
 
------華麗的分界線————————
 
台灣的初中老師告訴我數學爛的,一定上不了台灣的大學。我在台灣的大學畢業了。
 
台灣的人民告訴我沒有錢,一定到不了美國留學。我不但去了美國留學,還幫老公一併拿到學位。
 
在199X年,上海的台灣人告訴我,在上海的外派配偶找不到外派工資的工作。我在兩個星期就找到了,震驚了大家。
 
到了香港,我去辦依親簽證找工作,香港移民局的人嘲弄我說,台灣人在香港找工作很難。我不但找到了,而且還一做做了十五年半。
 
在香港多年,我有個來自對岸的同事告訴我,她不相信我有能力提早退休,過自己的生活。我現在已經退休半年,在雪梨天天喝咖啡,偶爾還寫格“感激”她,要不是她那不屑外加鄙視的眼神,估計我還能在工作崗位上,多糾結幾年。
 
不要聽人家說那麼多,不要怕被人看不起,最怕連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成了別人口中的“你”!把每一個嘲弄與輕視,當作力量向前,成功就在望了!台灣的好,我們知道,台灣不好的地方,我們就從自己做起,不用和人爭辯,因為事實真的是勝於雄辯的!
 
--------華麗的分界線————————
 
我的這些事兒,台灣人,香港人,大陸人都不相信能做到,政府哪管得到?不是嗎?
 
我從來不把自己的夢想交給政府機構來完成;也不會因為一個人的一句話,放棄自己;我更不會因為環境而改變自己,所以我要是無法改變自己,那我就改變環境。
 
謾罵推脫,喋喋不休,費時費力,有精力不如自己來,如果你相信自己的話。
 
無法相信自己個人的力量,把所有改變的希望托付給政府,我想這是台灣人目前最大的危機之一。他們太想相信政府了,其實除了政府;他們也太渴望偶像了,其實神話一個政權,一個人,都是對自己沒有自信的表現。看到政權的交替中,台灣一步步走向黃昏市場的垂暮中,人們急了,也迷失了,因為他們從來沒有被教會如何認識自己,相信自己。(這一代要是不會,下一代怎麼會呢?)
 
在台灣尋找民主的過程中,人民手中的一票被政客給神話了,好像只要選對了人,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解決了。但是政府太忙了,選舉過後,他們都忘了。然後,人民開始罵政府,罵罵罵;不然不要罵了,大家都學習知足常樂吧!其實我們比起很多國家都好很多,好像北韓,印度,非洲各國。要知足,要感恩,要愛台灣。(大家都知足了,哪有進步的力量?要感恩?民主的國家不用感謝政府,做不好就得下台,天經地義。愛台灣?那就包容接納所有的台灣人,不排擠,不分黨派,不杯葛。)
 
全世界大概也只有台灣,曾經(希望是曾經)大規模地,因為政黨取向不同,大打出手,爆出離婚,朋友情斷義絕的。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民主國家,如此離奇?民主的涵養是什麼?不是一個尊重嗎?結果呢?(當時在香港就被港人朋友詢問了幾次,回到台灣我還不明就裡地和妹妹聊起來,結果妹妹三緘其口說-這個不可談,不要談,拒絕談。什麼民主的素養,讓人民不敢茶餘飯後談論政黨?)
 
有一年我在香港說“我懷疑這樣的民主訴求,搞得高度太高,人民人人自危。”結果不出三天,我被很多的在香港的台灣友人封殺在外,拒絕往來。當時,千里想“還好我工作忙碌,也喜歡旅行,時間其實不多,不往來就當自己多了時間看書喝茶買衣服。”
 
不過由此可見台灣政黨分化,不能批評台灣的威力,不分海內外。
 
十年過去了,昔日這些離我遠去的朋友,我不知道她們在忙什麼?但是肯定有些也在為香港的未來擔憂,因為離開台灣,到了香港,基本是更深入“匪區”了,可是她們口口聲聲恨死大陸,可是為了香港護照,不得不承認自己的國籍是中國,要不然人家不會發香港身分證給你。這個跟美國一樣,要入美國籍,先把國籍填上中國,不然拒絕收件的喔。中國氣勢如虹,全世界包括美國都彎腰了,你要是那麼“意識型態”上地愛台灣,那就不要填中國,試試看啊?
 
當初那些瞧不起我們到中國工作住在美國得朋友,現在還不是要到中國去找機會,這是大勢所趨,跟愛不愛國沒有關係,都是形勢所逼,我不會給你一個大大得罪名叫做--不愛台灣;正如我們當年到上海工作,也是尋找機遇,與愛不愛台灣沒有關係,好不好?
 
如今香港已經是到了週末商場寸步難行的地步了,這些住在香港的愛台灣人士,恨死了大陸,拒絕進入大陸旅遊,創業,可惜現在鄰居很多都是大陸人吧?加上近幾年台灣各方面的急轉而下,都證明我們的政府都太忙了,她們應該自己省思了一下,排擠想法不同的人,雙重標準地去界定“誰愛台灣“,杯葛他人,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怎麼愛台灣,大家都自己有自己的方法,大家都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會思考,判斷,不需要別人告訴你!
 
你的世界有多大?不在你走過多少地方,住過多少國家?學歷有多高?錢包裡有多少錢?而是你能容納多少不一樣的聲音。不要盲從,有什麼事,你會發問,你會思考,你會判斷,你會求證,你會選擇,更重要的,你會尊重。當謾罵和排擠成了全民運動時,大家都好high啊!high完了以後呢?我們下一代怎麼辦?我們的行為又怎麼影響我們的子弟呢?難道就這麼繼續吵下去,還是繼續自我感覺好下去?(台灣薪資水平已經被中國一線城市遠遠超越了!不敢想像吧?)
 
十年前,台灣媒體最愛消遣韓國,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high了好幾年,韓國已經不再是吳下阿蒙,韓國的電器,韓國的電視節目,韓國的明星,韓國的美食,風靡全世界,頗有當年日本之風,勢不可擋。早在我們7年前到克羅埃西亚旅行的時候,沿路只看到韓國遊客,不見其他亞洲國家遊客時,我就感覺韓國已經走出自己的國家,到處旅行了。後來才知道原來在克羅埃西亚的首都已經有韓國學校,幫助在那裡創業的僑民時,我才知道,他們不但走出韓國到處旅行,企業也走出自己的國家,到處設點了,那時我就知道韓國這個國家,不可小覷,未來一定會大放異彩。
 
前幾年和一些住在香港的韓國朋友聊起來,她們告訴我,韓國政府鼓勵人民出國創業,因為韓國太小,只有走出韓國,韓國才能有希望。於是早在80年代,韓國政府已經送出去大批人,到世界各國學習外語,開公司設廠。全世界的國際學校都有為數驚人的韓籍學生。我們曾經在2005年,在廣州坐火車時,看到一群韓國高中生,我們問他們在中國做什麼?他們說,他們父母把他們送到中國來求學,為了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我當時還以為他們的父母都在中國,他們告訴我父母都在韓國,他們是住校生。我當時頗為驚訝,韓國人真把學習漢語當作一件重要的事了。聽說韓國政府積極培育各種語言專才,韓國子弟到外國求學,可以申請政府津貼。(台灣則是主力捍衛母語,加速和世界隔離的步伐,所謂的國際化已經快變成童話了。)
 
忙,忙,忙。各屆政府都很忙,在忙什麼?這我就不多說了。我們的政府很忙,我也很忙,但是我不跟他們瞎忙,人生只有一輩子,沒有時間浪費。政黨交替,風風雨雨,政客的嘴臉都是一樣的,這個倒是有全球化的趨向,美國,英國,日本都一樣。我在忙什麼?忙著做自己,忙著圓夢,忙著告訴自己:哪一個政黨上台都一樣,我都要先做好自己,相信自己,因為多說無益。
 
(完)
 
千里現在重感冒中,這一次回台,原本想帶著藍天認識台灣,從北到南走一圈,結果到了台北就被台北的天氣打敗了,小感冒變成了大感冒,原本計劃的東北角之行,只能取消。到了台中,住了一天,也因為感冒加重,只好提早南下,回娘家。
 
頭昏腦脹,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改了又改。希望台灣在2014年,能比2013年更好,一年比一年好,不要再爆出什麼食品醜聞了。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