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記》從台灣,美國,上海,香港到澳洲-繼續尋找我的Dreamhouse

很多人總是問我,我怎麼能那麼喜歡澳洲?澳洲真的那麼美好,那麼美麗嗎?

對我,一個多年前從台灣出發,住過許多不同地方,遊覽過千山萬水的人來說,每一個居住過的地方,對我而言都有不同的美好與美麗。當年我離開台灣,我曾也有過牽扯不斷的離別依依,但是當我放眼美利堅的時候,我的步伐大步跨過了濃濃的鄉愁,就注定我再也不可能回台灣定居了。

到了美國,我原以為我會就這樣留下來,就像我兒時的夢想一般,從此過著每天有藍天白雲,門前有小花,門後有菜圃的小日子。但是為了千山的事業,為了見證這個世界的遼闊,我們離開了美國,到了中國,在上海還是人人騎著自行車上下班的時代!

上海是一個有趣的城市,在上海的我,是快樂的,就如我在澳洲一樣,因為是我的選擇,我就必須快樂,不然我一定會頭也不回地回到美國,當時我們有美國綠卡,有房子,回去一點也不難。不過上海的發展一日千里,千山的事業蒸蒸日上,我們的生活脫離了在美國時候的窘困,突然整個世界在我們的面前展開了;過了很多年後,美國的生活慢慢地也只能在記憶裡,夢裡回味了。

上海之後,我們回到了香港--千山的家鄉,一個不是我希望選擇的城市,一個我完全沒有期盼的城市。對於他,一個離開家園十多年的遊子,回到了自己生長的地方,居然就再也不想流浪了,而我就在他習慣的地方,流了八年的淚水,恨不得早日離開這個世界知名的繁華都會。也許是因為如此,到了澳洲生活的反差,讓我更迅速地愛上了澳洲,讓我更加投入雪梨的美好。

雪梨的美麗,加上我的清閒與經濟上的無憂,我的工作除了孩子,就是盡力享受雪梨的一切美好,這麼好的“工作”,我還能有什麼所求呢?怎麼能不歡喜呢?人生第一次不用自己賺錢就有錢花,對我而言,是奇妙的感覺;那種坐在家裡,就有人會匯錢到你的戶頭的感覺,不是我熟悉的,我總是習慣自己賺錢,自己花。從一個自立自強,在辦公室裡埋頭苦幹的在職媽媽,到一個不事生產,天天吃喝玩樂的全職媽媽,加上雪梨的精彩不斷,我怎麼能不喜歡雪梨,不喜歡澳洲呢?

在我身邊很多朋友,不是個個都那麼喜歡澳洲:也許是離開家人的思鄉之情;也許是澳洲生活的壓力;也許是雪梨生活過於寧靜的夜晚;也許是工作上一抬頭即可觸及的瓶頸;也許是他們根本沒有給自己選擇的機會。為了讓自己可以選擇來去香港和澳洲之間,我們搬到澳洲的前半年,我們才在香港置業,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後路。一年多前,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是不是會喜歡澳洲?會不會願意就在此地安居下來,於是我們在香港租住了十五年後,買了第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窩---就在我們打包搬來澳洲行囊的同時。

來到雪梨幾個月,迅速愛上了這裡,迅速安了個小家:在現實與夢想中,我妥協了,我的House變成了city附近的公寓,但是我對我夢想家園的找尋,依然沒有放棄。現在來了一年多,打算明年在此地買一間HOUSE,圓圓我在藍天下建立一所屬於自己的小房子,花園,菜圃的夢想,再來就是等待千山退休了。

我想,雪梨就是我們的家了;香港,我不想再回去居住,人太多,地方太小,還有那些讓人痛徹心扉的記憶;台灣,我會年年回去看看家人,因為他們,台灣永遠是家的一部份;上海對我只是過客;而美國呢?有機會,我很想在美國住個半年,一年,算是對我兒時的美國夢,有個交待。對於美國,我還是惦記著,只是那裡的一切對我已經是過去式了,再回去也是遊客!

很多人說到搬家,就是在一個國家搬來搬去,我們的搬家是跨國的,跨越洲際的,也是跨越時代,跨越心情的。我曾經想過搬到澳洲以後,在雪梨住三年,在墨爾本住三年,然後再到布里斯班住三年,把移民徹底作為旅行的一種方式進行到底,但是來到雪梨,我開始有了想要安定的心情,少了年輕時的體力與彈性;也許是雪梨太美,也許是我年紀大了,也許只是雪梨對我依然新鮮,也許兩,三年後,我們還會再次舉家遷移!紐西蘭?新加坡?誰知道呢?

這一兩年,隨著大陸的反貪腐,低迷的利率,各國大印鈔票,大量資金流竄整個世界,雪梨的房價已經到了均價台幣兩三千萬了,很多房子都超出屋主心理價的百分之三十到五十賣出,真是瘋狂極了。

明年我們的house hunting,不知道樓價是什麼狀況?而我們又會選在何處?這一次,我要找一個距離城市遠遠的地方,一定要有自己的一個小花園,自己的一片小菜圃,還有我從小就渴望的綠草如茵!

雪梨生活第二年重點--繼續尋找我的Dreamhouse!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