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順民》與《移民》之間看香港佔中行動

HK news(2)

HK news 佔中  

千里很怕談政治,因為台灣太多的政治狂熱份子,他們曾經是我篤定離開台灣的重要原因之一。

對我,生活越簡單越好,離開政治越遠越好;可惜台灣主流派的思維就是,不談政治就枉做一個知識份子,所以一定要談,談了以後還要煽情,謾罵,最好群雄激動,氣勢山河地;有時還要兵分幾路互相攻訐,到了最後就是劍拔弩張,你死我活,然後就是勢不兩立。

可以不談政治嗎?

政治對我而言,是世界上最詭異,最莫測的東西;多少人打著政治的旗幟,做打壓異己的行為;多少人吹著政治的號角,為自己的前程鋪路,多少人(尤其是台灣人),因為政治觀點的不同,割席而坐,還曾經演變到六親不認的。為了做一個清醒的人,簡單的人,我拒絕政治表態,也不願多談社會問題,不是因為我不在乎,而是因為我不想變成一顆棋子,在政客的棋盤上,任由擺弄。

昨天我和藍天在澳洲雪梨,享受了一天豐滿並且美麗的雪梨週日,而千山則在香港的同學會上,和他一群的同校同學談起了風雲際會的佔中行動和香港的前途(延伸閱讀:香港佔領中環行動)。一直非常欣賞香港人可以一起理智地談政治,並且不傷和氣;他們談政治有熱情,有判斷,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永遠不會傷感情,所以可以盡情地抒發己見,談完了,要捐錢的捐錢,要去加入示威的加入,要去探望示威民眾的去探望,要繼續當順民的當順民,要移民的移民,沒有人會標籤任何人,也沒有人會批評任何人的決定,這就是我期盼的社會氛圍,甚至於在眼前如此炙熱的群情波動中,大部份的香港人還是很理性地,不傷情誼地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千山是在香港出生,長大的。昨天他們同學會的校友在吃吃喝喝之餘,在表達了對最近香港情況的關懷和關注之後(其中當然也有不少的是憤怒與不滿),很多人也無奈地說“如今在香港不是做“順民”就只能做“移民”了。

說到移民,遠在97年代,香港已經很多,很多人已經辦理移民了,後來又回流香港創業,居家,所以此次移民對很多香港人而言,只是再一次的遷徙,這些人曾經因為97而離開香港,如今他們再一次揚帆,計劃離開香港,因為他們想追求更適合自己生活的地方。很多97年沒有走的,也開始鼓勵孩子出走,香港正進入再一次的移民風潮。

而那些決定當“順民”的同學,不願意香港大亂,不願意香港失業率飆升,不願意香港的經濟受到打擊,不願意香港淪為政客的樂園,所以選擇做了順民--在萬般無奈下。想想,多少的政客的家人都已經移居他鄉,他們真的會關心香港的前途嗎?他們真的會不顧一切為香港人爭取他們的自由,民主與平等嗎?老百姓才是真正關心香港未來的,他們的決定才是最重要的。

務實的香港人,在當前之際,也有很多選擇了當“順民”的。

在順民與移民之間,還能選擇什麼?

今天早上,我看著香港新聞,淚水在眼眶裡打轉,這些可愛的人們啊!我想起了太陽花,我想起了64,我想起了那一年的美麗島,有那麼一刻鐘的時間,我甚至於因為台灣人可以自己選自己的總統而感到驕傲,而感到所有的爭取,所有的淚水與流血都得到了救贖,難道這就是在順民與移民之間的選擇?

台灣為民主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做為全世界華人地區唯一可以選出自己總統的國家,台灣的人民確實應該感到驕傲,感到自豪。但是也因為如此,台灣的經濟跑輸了亞洲很多國家,每一次我看到在澳洲打工工作的台灣青年,我就有種感慨。我們可以說,這對年輕人是一種磨練,不需要自甘菲薄,但是不能不承認他們很多也是別無選擇;相對很多國家來的年青人,等待他們回國的是很多的工作機會,不是一份遠遠低於在澳洲幫人端盤子,做按摩,採橘子的工作;相對從其它國家來的年青人,台灣人一說到薪資,底氣就沒有了。想起我當年離開台灣的薪資,在此刻依然是很多台灣人奮鬥的目標時,我不得不問:為什麼?為什麼二十多年了,還有那麼多人,領著兩三萬的薪資?

但是如果這是台灣人民選擇的,我百分之百尊重他們的選擇。

新加坡人是亞洲先進國家,新加坡護照也是全世界免簽國家最多的護照之一。新加坡在1996年,我第一次去的時候,那個陳舊啊!讓人慘不忍睹,當時的台北不知道比那時的新加坡大氣多少啊!沒有想到2008年,我們再一次去的時候,華麗的轉身,我幾乎認不出來了,聽說現在更是不可同日而語了。新加坡人不談政治,只談生活。他們都做了順民了嗎?

泰國的轉變曾經是眩目的。記得我1995年第一次去泰國,交通癱瘓,舉步維艱。到了2007年,泰國卯足全力發展,市面上欣欣向榮,一幅國泰民安的景象,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之後,泰國多次的政變,目前旅遊業首當其衝受到了影響,已經起步直飛的泰國人民,顯然是不願意再當順民了!關於泰國政治,我不了解,也不應該猜測,只是每一個動亂都要付出代價,當然要是這是泰國人的選擇,我也會尊重,最怕就是淪為政治的籌碼,受到傷害的到最後都是泰國老百姓。

君不見那些已經早就移民海外的政客,趁著亂世之間大賺國家的苦難錢的,大有人在啊。

千里很多年前就選擇了移民,不是我不愛家鄉,而是我只知道一路追夢?選擇了更適合自己居住的地方。加上我不愛居住在全民政治的環境裡,所以我離開台灣的腳步從來沒有猶豫過。生活對我而言,就是踏實地面對每一天,享受自己的努力所得。有人要問“那些無法離開窘境的人們呢?他們沒有妳的實力,沒有妳的能力,沒有妳的“第三國”可以選擇時,難道妳對他們一點關心都沒有嗎?”首先,我質疑那一些如此質問我的人,如果他們腳下踩的不是台灣的土地,而是也是跟我一樣已經移民他國的人,我會奉勸他們讓住在當地的人決定他們的命運吧。我不想自己拿著外國護照,天天在海外領著大旗,“悲憐”那些在為自己前途奮鬥的人們。當年,我在美國看到的太多了,這些人居住在安穩的國度了,喜歡高談闊論,在滿足了自己在政治取向的情感後,他們怎麼能知道民心疾苦呢?

有很多比我更強大,更有實力,更有能力的人,依然選擇留守台灣,為自己的前途奮鬥,就像現在的香港人一樣。不是因為我們有比較多的能力,所以我們選擇了出走,也因此我不願意為香港的前途逞口舌之慾,更何況,煽情的事兒,我也做不來,那就做一些我們能做的吧!

無論如何,香港人的前途掌握在香港人的手上,我們深深祝福香港,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吧!為香港更燦爛的明天,盡一分力量吧!

(世界很殘酷,勢力龐大的團體掌控著世界的政治與經濟,以前的大英帝國,美國,現在的中國。誰有了勢力不想張牙舞爪一番來充分彰顯自己的勢力的?誰又能保證在得勢之後,可以不顧一己之私,超越人性的貪婪,盡心盡力為國,為民,為這世界的和平努力的?這讓我聯想到最近恐怖份子到處流竄,不就是因為受到了壓迫嗎?連澳洲也陷入了恐怖份子的恐懼中,在這一個是非難分,恩怨相報的世界!“如果你不能打贏他們,那就加入他們吧!”這也許就是恐怖份子的心聲吧!政治,人性的醜陋可見一斑,怎麼努力不成為政客的棋子呢?)

以上只是一個中年師奶的胡言亂語,大家看了就算了吧! 我的心情日記沒有答案,沒有咆哮,沒有吶喊,只有感觸,深深的-對所有為自己未來奮鬥的人們,為所有付出讓世界可以更好的人們,我感謝他們,也祝願世界少一點爭鬥,少一點殺戮,少一點傷害。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