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佔中”變色:哇!別來,我怕怕!》2014-10-07

這幾天香港佔中的新聞充斥了香港所有的新聞版面,台灣各地也透過不同的管道,支持香港的佔中行動。

最近,我的臉書,微信,line都有不同的族群在表達著不同的看法;連平時政治取向溫和派的千山,也開始被鼓動起來,焦躁起來了。政治,千山不談則已,一談他也能口沫橫飛地,遇到意見不同的時候,也會露出一臉“話不投機半句多”的不屑,這使我由心打了一個冷顫!哇!別來,我怕怕。因為討厭台灣社會的政治轟炸,才離鄉背井,要是千山也變成了“政治激進份子”,那我可不是到哪裡都躲不過政治的疲勞轟炸了嗎?

2003年7月1日,號稱有五十萬人的示威遊行,我們也參加了,雖然當時我大腹便便,沒有直入遊行隊伍,只有在尖沙嘴等待千山助陣示威歸來。後來,香港幾次的示威遊行,我們都參加了,也帶著藍天參加過幾次,覺得這是公民表達意願的一種方式,只要明白自己的訴求是什麼?對政府的不滿是什麼?我對示威遊行抗議,一向是支持與不遺餘力的。但是,我要求千山是回家以後,就不要再喋喋不休地談,談,談了!越談情緒越高漲,要是意見一致還好,意見不同,還會談出不必要的爭吵,何必呢?都這麼大的人了,難道誰還想改變誰嗎?

佔中在香港如火如荼展開,我相信在很多人的家裡也是,十分擔心香港人步入台灣人以前的後塵:因為政治理念不同而斷交,絕交。政治的議題,理智討論,彼此尊重,沒有對錯之分,也不應該帶入個人情緒,和不必要的人性判讀。

我的一個朋友A就是因為和B對佔中和中國的看法有異,在背後大肆放黑箭,抹黑B,說他願意當順民,就是因為他自己本身在中國的事業,所以不惜“犧牲”“所有”香港人爭取的權力,在臉書上大唱和諧之歌,可見此人之自私自利,不為大局設想。

對於這樣的批評,B當然是不會知道的,因為A已經開闢新的聊天室,撻伐B的所作所為。我不知道B到底是怎麼得罪了A?但是B做為一個生意人,當然有他自己的考量,但是無可否認的,很多在中國沒有投資,沒有利益衝突的市民,也和B有類似的看法,只能說B平時人緣不好,有了機會,大家自然是把矛頭指向他。這種利用政治取向不同,攻訐自己不欣賞的同儕之舉,我看了很多了。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不是嗎?而政治剛好提供了很好的素材,所以我很討厭政治狂熱份子,討論到了最後,變成了赤“果果”的人身攻擊,難怪一談政治,在台灣很多人連朋友,兄弟,夫妻,甚至於父子都做不了了!

B相信A的做法,想法是違背所有香港人的意見與利益,我想要是如此,那也簡單很多,可惜在所有有言論自由的國家,地區,沒有一個看法可以代表所有的人民的。很多人覺得自己是對的,就站在道德的高點批評與他們意見相左的人,忘了民主的本質就是一個尊重,當他們聽不到別人的聲音時,無法接納不同的意見時,他們其實距離所堅持的”民主“是越來越遠了,不是嗎?

說到民主,畢竟是西方社會的產品,我不知道沒有辦法尊重對方的民主,是不是真正彰顯了民主的真諦?所謂的假民主,是不是真的適合中國人?目前華人世界,最民主的是台灣,但是有一次我聽到我一個朋友說到,越來越多的選民放棄投票選舉總統的權力,因為他們覺得候選人都不是一時之選。辛苦得來的選總統權力,在候選人不理想的前提下徹底瓦解,那說明了什麼呢?也難怪,候選人言行不一致,讓人心寒,想當年梁振英還是得到多數香港居民認同,才坐上特首位置的,如今他的所作所為,不僅背信於民,還厚顏不知,讓人憤怒,我也因此更痛恨所謂的政客了。

不知道佔中會如何收場?且讓我們拭目以待,並祝福所有真心為香港明天更好而參與此次示威遊行的居民,希望香港政府可以面對人民的訴求,做一個有擔當,有遠見的特區政府,為港人謀求福利。

至於千山,我還得再“教育”一下,以免他把“政治'領回家,從此家無寧日啊!

我以為,作為一個人,最大的責任就是過好自己的生活,照顧好自己的家人,不要成為社會的負擔,這才有能力為他人去爭取,不然自己都已經吃不飽了,怎麼能為他人爭取福祉呢?當年,千山在台灣工作,一個經理為了參加遊行一個星期不上班,回到工作單位後,還被同事大力讚揚,試問每一個人都跑去示威遊行,民生經濟如何持續?我不會翹班去參加遊行,所有遊行都是周六日參加的,因為我有我自己的社會責任,不是嗎?當然,這是我自己的看法,把任何示威遊行提高到,孫中山革命,或者64高度的人,當然會唾棄我這樣的看法;我尊重你對我的批評,也希望你尊重我的看法。

最後,我希望香港政府此刻尊重所有示威民眾的權力,趕快展開對話,千萬不要暴力清場,否則只會激起更大的民憤。雖然我不喜歡香港,但是那畢竟是我住過十五年的地方,我希望香港的明天更好,不要分裂也不要分類。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