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心:女人當自強!》

朋友來雪梨投資地產,一個大手筆就買了遠期樓花(就是看著圖買樓,在澳洲叫做off plan),兩年後才收樓。他很懂得理財,財富積累速度驚人,世界各地都有各項投資,他也喜歡和朋友分享他的投資項目,也讓他身邊的朋友跟著他賺了不少錢。

曾經,我也羨慕過他,或者像他一樣的人;他們的財富來源來自大量的地產,樓房升值,股票投資等等,而我們則是每一個月來自任職單位的薪水,一分一毫,慢慢積累出來。記得,搬到雪梨以前,他也曾經非常好心地找我們與他一起投資一些物業,都在千山的躊躕中錯過了機會,對此我也曾經懊惱過。

那時候我與千山,真是兩條永遠沒有交叉線的平行線:我想搬到雪梨,我想放手一搏大量投資;而千山還在跟我在移民的話題上拉鋸,還在他的工作上兢兢業業地表現著,還一絲不苟地,慢條斯理地計劃著屬於我們的,但是他一個人掌舵的未來!

記得有一次,我嘮叨他投資步伐太慢,機會錯過了一次又一次,結果他對著我說

“我們是過得很糟糕了嗎?我們是沒有飯吃了?還是沒有地方住了?還是你想去哪兒旅行,去不了了?”

那一次吵架,我怒不可抑,我想著“我都算職業婦女一名,自己賺錢也賺不少,你都那個氣勢了,要是真的只靠你,我不就只能摸著鼻子-shut up!”於是,我更“凶猛”地反撲!結果,當然是在已經岌岌可危的婚姻上,更添加一片風雪!一片,又一片,直到我們都精疲力竭。

但是,女人,一定要工作,真的!

有時我想,這麼多年我可以走到今天,那是因為每一次的爭吵,我都能理直氣壯,都能說那麼一句,傷人,但是卻緊緊被我牢記的一句話“我又不要你養!” 這句話,對於千山而言,簡直是不可承受的刺耳。這麼多年來,他何時與我計較過?但是我卻是時時刻刻與他較真,曾經我認為我們是一對可以共苦,但是無法同享樂的夫妻。多真實的愛情,多諷刺的人生啊!

這一路走來的針鋒相對:我,一個當年選擇與他私奔的女人,能夠那麼刻苦耐勞與堅定,肯定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是嗎?如果,我不是這樣,我又怎麼能在沒有父母祝福,沒有婚禮,沒有結婚戒指的法院,簽下我的名字呢?繼而走出屬於我,我們的現在,與未來呢?(人生很多選擇都是一個個package(大包裝),你不能在裡頭只挑好的拿,這樣的女人才有這樣的勇氣,於是也才有這樣的強悍的氣勢!不是嗎?)

步入中年來,我常常和很多一直在家的全職媽媽聊天,她們其中不乏高學歷,高能力的專業婦女,但是很多結了婚,不需要工作了,就走進廚房,當起了家庭主婦,可是你再問她們,她們都期望自己的女兒以後可以出來工作,一定要有自己的工作,事業,不要跟她們一樣,一結婚,就直接進入家庭!也有的,過了十多年的少奶奶日子,現在孩子大了,從來不知道外面的社會是什麼樣子?自己到底有什麼潛力?一心一意想走出廚房,看看自己到底除了做一個母親,一個妻子外,還有什麼能耐?

我做了二十多年的工作,走過將近十年婚姻的低潮,曾經在面對藍天時,我滿心的罪惡感與愧疚,但是讓我再一次選擇,我想我還是會做出一樣的選擇,因為每一天在雪梨燦爛陽光下,我在綠蔭夾道漫步的跫音,一聲聲回應著我那急促在辦公室疾走,被高跟鞋敲打出的自信與自若;那是一種圓滿,一種浴火重生的釋然。我,認識了我自己,透過我一路尋夢的腳步:我知道我的能力與極限,我明白了我的所得都是辛苦得來,也感恩於我能有這樣的機會去明瞭幸福的背後,多少的辛勤與協調?所以,我更加感激與珍惜!

朋友問我,要是我對夢想的堅持能動搖婚姻的基礎,我依然會放手一搏嗎?

我想,我這麼多年堅持工作(在千山完全有能力把我們養得頗舒適的時間裡);一年多前帶著藍天搬到雪梨的決定,已經說明了我的態度。我對於我的夢想無法妥協,尤其是在風雨飄,搖搖搖欲墜的婚姻裡。一年多前,我對我的工作妥協了,退休了,對於夢想我就更不能放棄!所以--雪梨,我來了,帶著我的孩子,我的夢想,和我一貫堅毅的腳步!

今天的雪梨,陽光依舊燦爛,我滿懷感謝,感謝我在雪梨找回了我自己,找回了千山的愛,找回了藍天的自信。

謝天。

(備註:此篇文章為千里的一家之談,妳的生活妳做主。)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