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2005年


我的前菲姐麗娜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從12年前開始的
一個到科威特工作的女人
愛上了一個美國大兵
交往了兩年
那個大兵答應娶那位來自菲律賓的年輕女孩

那年
她才24歲
所以在大兵返回美國的時間
女人辭掉了手上的工作
一個人隻身回到家鄉
準備那個美國大兵來娶她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女人在家鄉急切的盼望
一通通的電話
回答的只有熟悉聲音重複的說著
I am not able to answer the phone now. Please leave your message. I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

女人的留言一次一次的催促
大兵的留言機負載著女人一次次的希望與失望
兩年過去了
女人近於崩潰

有些事情是後來她的家人告訴她的

她如何留著淚,握著筆,
看著天空
想著
大兵的飛機會經過嗎?或者曾經經過嗎? (他是一位軍機駕駛員)

女人的母親不忍
賣了塊地
讓女人可以到台灣去工作
忘記這段傷心的往事

到了台灣
每一個星期
女人沒有忘記給她的美國大兵打電話
但是
美國大兵從來沒有記得回電
女人的心,急切需要再次被愛
於是 她的孩子的爸爸出現了

女人給了大兵最後通牒
在留言機上
她說
我即將和一個男人回馬尼拉結婚
如果我在三個月內
接不到你的電話
我就會和他回馬尼拉

三個月過了
一樣的沉寂
如孩子出生之後
孩子的爸爸從此音訊全無一般
(那個欺騙她的男人,原來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爸爸)

女人的命運
不堪一擊中
孩子給與她一個希望
也給了她生活沉重的負擔
於是
她再次度海到香港來

這中間
這十年
她從未停止打電話給那個她曾經深愛的美國大兵

是的,
十年了
她從未停止過………

她說
她只是想听聽他的聲音
即便只是一個答錄機
她也心滿意足

每一次
她都悉心地留下自己的聯絡電話,地址
每一次
她都盼望那個答錄機終於有人回答
每一次的失望,
她都告訴自己不要再傻了
但是,每一星期,假期一到她就會播那個她已經撥了10年的電話號碼

2005年八月的最後一個週六
如平常
她撥了那個電話
居然
在十年的等待之後
那個美國大兵決定接她的電話了

淚水潰決
熱情氾濫
愛恨情仇
無底深淵
再一次
他們開始了他們的愛情
只是 這一次
在電話上,
在網路上
在夜夜衷心的期望中

那個大兵
開始承諾 誠如十年前一般
他答應照顧她的孩子 會視他如己出

女人算計著自己的時間
相約明年二月來香港的大兵
怎麼和他結婚,辦手續
怎麼辦裡孩子過繼的程式
一切
好像夢幻一般
一切
都來得真實地像她每一個晚上的夢

我擔心 她再度受傷
但是
夢—
我自己不也曾義無反顧地去尋找自己的夢想嗎?

現在 我只有 祝福她 誠心地祝福她

因為 我明白也了解
另一個追求夢想的女人現在最需要的是
別人的祝福。

全站熱搜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