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2010年:回憶辦理移民前的點點滴滴

1997年,我們離開了我剛剛愛上的上海,來到了香港,老公的家鄉。

對他而言,闊別將近二十年,再回到自己的土地,他欣喜若狂,而我,卻頓時陷入貨幣混亂期,因為當時的房價太高,我們帶著公司給我們一個月四萬港元的房貼預算,卻找不到適合自己的住處;1997年的四萬港元,也有美金五千多,怎麼就找不到一個優質的大一點的單位呢?因為,當年房價炒翻了天,很多業主不願意把房子放租,形成租盤嚴重短缺,而海鮮價的房價更把租金炒上了當時的天價。打個比方,當年二十年樓齡的港島大單位都要租到港幣五萬元以上,而且還不能和房東還價,五萬元是相當於七八萬美金一年,我們在美國稅後都賺不到這個工資啊!

每一次我看房子,中介一說什麼幾萬,幾萬的,我會以為他們說的是台幣,不然就是美金一年的房租,因為實在太貴了。記得剛開始看過一個一千尺的單位,中介說五萬五,我怎麼也無法將一個月美金七千元,和眼前這個破舊,但是面對無敵海景的公寓單位連結在一起,我還天真以為,中介知道我們是從美國回來的,好心幫我把租金換算成美金,美金五萬五是一年的租金,勉強公司的津貼可以貼補得上,可是後來才搞清楚,這是一個月的租金時,我的下巴差一點掉到地上。


後來我們看著這美金五千元的津貼,想著不如自己買樓好了,反正是現金的補貼,公司也明文規定可以買樓。於是,我們先租了一個只有600平方尺的兩房小單位,因為這個房東的房子全新裝修,而且可以只打半年契約,方便我們要是買樓後,可以早日搬家,當時的月租兩萬五。

當我們那些從美國海運到上海,再從上海海運到香港的美式大型家具,到達香港時,我們不得不捨棄很多家具,只挑了一些大型家具入住我們的迷你單位。在這之後,我們家的門,除了大門和廁所的門以外,就沒有哪一個可以關上了。

匆匆解決了住房的問題,我也順利找到一份工作。當時公司給予我的薪水,因為超過我的期望值很高,一開始,我搞不清楚這是美金年薪?還是港幣月薪?後來搞清楚了以後,才驚喜若狂。加上老公公司給予的轎車和司機,我們成了住在600平方尺,擁有私人司機和公司配車的香港居民了。

那時的香港,對我真是一個充滿驚奇,驚喜的地方啊!

看了一陣子的房子,一下子被高企的房價打敗了,加上亞洲金融風暴隨後猛烈衝擊香港,老公參與的project一下子被抽回,香港的工作沒有了,而他在上海的工作早已被人取代,所以我們的驚奇和驚喜只停留了一小段時間,我的老公就被調到廣州工作,為此,我們還在廣州天鵝飯店住了一個星期找房子。不過,因為我的工作薪水給力,於是老公決定開始自己出來找工作,不再戀棧原公司所給予的外派福利(香港租房津貼港幣4萬,私人司機和房車一部;這些福利到了廣州,都有,而且廣州四萬港幣可以租好大,好舒適的房子),自己在香港找工作,從此,我們就不再隸屬外派那一個族群,老公就開始了他利用換工作,幫自己的事業生涯努力加薪。 (在1997年到2005年,他在香港經濟谷底中,保持優良的戰鬥實力,一連換了好幾份工作,每一次headhunters來approach他,近乎全勝的記錄,為自己爭取了最大的經濟效益,這個故事,有機會再說!)

老公成功換了工作,所有的福利雖然都沒有了,但是薪資卻得到了保證,而且公司的規模與工作職稱上更上一層樓,可是他一個月有大半個月不在家的工作情形,使我陷入了情緒上的極度恐慌。於是,我拼命工作,回到家裡,也不吃飯,也不喝水,倒頭就睡,隔天再去上班。

住所的狹隘,讓我幾乎抓狂,我們的買房計劃,也因為他的事業繁忙,沒有期限地耽擱下來,那時我一心想離開香港,也不願意再提買樓的事情。我幾次提出離開香港的事,都被老公一一否決,他當時正沉浸在事業往上起飛的勁頭上,和與家人相逢的天倫樂中,再加上他身邊的同學與朋友,我一個說廣東話都說不清楚的外地人,冷冷地被冷落在老公買給我的名牌包,名牌鞋中。

這些東西說是他買的,太牽強,我不也賺錢嗎?這樣說話又太傷感情,他這麼辛苦,不也是為了這個家嗎?

於是,我們的爭吵開始了。

我說“我受不了香港的住。”
他說“香港住1400平方尺的房子,已經非常不錯了。”
(後來我們搬到一個1400平方尺的單位,差不多是40坪)
我說“香港太忙碌。”
他說“你把工作辭了,你就不忙了。”
我說“沒有了工作,我在香港什麼都沒有了。”
他說“這話太傷人!”
我說“你眼裡只有工作,也傷人。我又不要你養!”
這下子,他不說話了。
他的沉默永遠比說話更可怕。

沒有解決的爭論之中,使我對我的工作更加不離不棄,我在自己的工作中壯大,在每一個月優渥的收入中得到慰籍,我告訴自己,我一旦經濟獨立後,我就要離開香港,遠走他鄉,過自己的生活,這樣的信念支持著我,渡過一個個寂寞的春夏秋冬。

我從每日盼望老公回家的女人,變成了下了班就到健身房健身的苗條“熟”女,纖瘦的身材,使我看起來年輕不少,更現光彩的我,一個人的環球旅行給老公不少壓力,他不用再讓我三催四請諮詢他的時間表,他因為擔心我一個人外遊不安全,也會全力配合我一年幾次的旅行計劃,一早就來問我,我的旅行計劃了。

(女人,真是不能靠男人,你靠著他,他就以為你真是出不了門了。我第一次隻身到匈牙利和奧地利的時候,他可是在驚嚇中,不得不答應的。)

香港的住房,一直是我心中的痛。

我不喜歡香港,不願意在這裡生根落地,買房子的事情也就一直耽擱下來。房價不斷高漲,十多年來,我們都是居住在不是我們的房子,我始終拒絕承認我的家在香港,因為在香港,我們確實沒有一個自己的家,十多年來,幾百萬港幣的租金就付之流水,還一邊看著香港樓價一路攀升,一邊怨歎沒有自己的家!

這幾年,香港的樓價升得更急,更快。而且,男人與女人的戰爭,方興未艾。

全站熱搜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