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公婆問題,這幾乎是很多台灣女人婚姻生活的死結,也是許多對夫妻怨懟的源頭,所謂“媳婦熬成婆”,所以大家就熬吧!熬到自己變成了婆婆,終於可以坐正發威,那就讓歷史再重演一次,這就造就了很多台灣女人代代相傳的悲歌。

要走出這首屬於女人的悲歌,女人是需要一點籌碼的!

姐妹們,面對層出不窮的公婆問題,妳們的籌碼在哪裡呢?

對我而言,結婚最好是兩個人的事兒,要是不幸變成了兩家人的事兒,那是非常痛苦的,但是要是更不幸地變成了一家人(夫家)的事兒,那就更是苦不堪言了。

記得在美國留學的時候,M因為夫家十分富有,她幾乎是一到洛杉磯留學,夫家就幫他們買了房子,安定了生活的一切,M手指上閃動的鑽石戒指,也的確讓很多同時間來留學的太太,感到羨慕嫉妒恨,但是M給人的感覺總是不快樂,生活也很忙碌,常常沒有辦法參加我們留學生太太的小型聚會,偶爾就算來了,也是趕著回家幫老公做飯,洗衣的。

我當時想,不就一對小夫妻嗎?有那麼多事兒要忙乎嗎?後來有一次,我因為要拿點東西給她,第一次到她的家,我才了解這所謂嫁入侯門深似海是甚麼意思?

M的房子買在洛杉磯華人聚集的好區,七十多坪的房子,還帶著一個美麗的大花園,讓人十分羨慕,但是我和M聊天的時候,她無法安靜地坐下來,因為她得在老公回來之前把飯菜燒好,而且要確定家裡是一塵不染的,要不然她的老公會十分生氣。我們都知道她的老公有點潔癖,但是我們不知道那麼嚴重。加上 虽然是兩人的小家庭,但是 每一餐四菜一湯是必要的,因為M的老公從小就被婆婆照顧得很好,這些生活細節都是結婚前,婆婆對她耳提面命了幾百次了,所以 M每一天都無法鬆懈。看她忙裡忙外,忙了大半天,才好不容易坐下來和我們聊兩句,就又拿出了賬本來。

我一看到賬本,我以為她是為了理財有道,沒有想到賬本裡面記載都是生活的一些開支,細微到超市買幾塊錢的東西,都要把明細寫清楚,我忍不住問“記錄那麼清楚幹嘛?不是有超市的收據嗎?”她才告訴我“這本賬本是婆婆看的。”我一聽十分驚訝,婆婆看的?婆婆不是在台灣嗎?“是,但是每一個星期要把生活開銷的明細,連帶正式收據傳真給婆婆,婆婆才會把生活費打到我老公的銀行賬號。”哇!這對我來說,有點不可思議。她又接著說“我老公喜歡買東西,只要是他想買的,多少錢都沒有問題,但是要是她要的,就要先申請,不然我婆婆會非常生氣。

”不過,妳夫家也不錯,這顆鑽石還真捨得呢。”我看著她手上晃眼的鑽石,不由得說出了我心中的話。(不好意思,女人看到美鑽是比較八卦的,何況當年我才二十幾歲,呵呵呵。)

“這顆鑽石是婆婆借我的,但是說得很清楚,每一年換一個戴,戴上了夫家有面子,但是都不是我的。”(後來在香港也聽到名人借珠寶給老婆,女朋友出去派對的故事,還真是有這樣的家族呢!)

後來M跟我說了很多她心裡的話,這才讓我知道這光鮮背後不為人所知的“內幕”。M的家境不怎麼樣,後來認識家財萬貫的老公,還沒有結婚就已經讓婆家非常看不起了,不怎麼同意他們交往。不過因為要出國留學,婆婆擔心兒子到了美國,沒有人照顧,就同意他們結婚了。可是在公婆眼裡,她就是無法登大雅之堂;人前人後,對她是有意無意地疏離,但是每一次只要提到她想回娘家看看,婆婆的臉色就沈下來了,馬上就明確認定M在婆家的“地位”。

“怎麼?我們家沒有得吃,沒有得喝,還是我們怎麼虧待你了?天天往外娘家跑?”就這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她在台灣的時候,雖然娘家只在距離婆家一個小時車程的地方,她一年也難得回去一次,就算是過年過節,她也要在家幫忙絡繹不絕的客人,整天在家裡廚房幫忙,像個工人多於“夫人”。(那個年頭是沒有菲傭這一說的)

M說完以後,她看看牆上的時鐘,很不好意思地站起來說“我得換燈泡,還要把車洗一洗。”我想,她是不希望她的老公看到我們來吧?所以我們也很識相地告辭回家了。

那一天之後,不管M的鑽石在我的眼前如何閃爍,我都不再心生欣羨了。後來,M的老公畢業了,也順理成章地進入他爸爸的公司上班,也因為M的老公是獨子,所以M被迫搬進婆家的大宅院,每一天就在廚房燒三餐,直到生了個兒子後,還是不能母憑子貴過一下少奶奶的日子,依然是一人抗起家中八口人的三餐(M,老公,兩個孩子,公婆與老公兩個姐妹),每一天的生活在買菜,燒菜,洗衣,清潔的工作中渡過。

M來說,先別說公婆對她說過多少難聽的話,就是這多年的燒飯打雜,一句來自公婆,老公貼心,感謝的話沒有不說,還有接著幾十年的含辛茹苦的日子等著她呢!

M來說,她的唯一籌碼就是熬,熬到媳婦變成婆的那一天!誠如婆婆所言,她當年不也是這樣走過的嗎?

但是,這是她唯一的籌碼嗎?

有一次,我們還外派在上海的時候,公司給我們商務機票返美,我們就先飛到日本渡假,再回美國。在寬敞的商務艙里,我努力享受空姐殷勤的服務,剛好旁邊坐著一個來自台灣的女人,我就和這個女人聊了起來。

原來,那時她剛剛處理完自己公司的事兒,準備飛到日本和已經在日本渡假的老公與孩子會合。再深談,我才了解這個女人當年也是嫁入豪門,但是受不了公婆的高壓,後來和老公自己搬出來,創業成功。現在公司的董事長是她,所以她必須處理好公務,才可以去渡假。

看到她的時候,我不由得想起了M。同樣是嫁入豪門的女人,但是兩人的選擇猶如天壤之別,這個關鍵的人物是誰呢?除了女人自己本身外,還有取決於老公的態度。商務艙里的女人,自信得令人懾服,她說的話,我還記得“如果在婆家要熬,我不如自己創業來熬。反正兩個都一樣辛苦,一樣要熬,可是自己創業,我就算不成功,也不用寄人籬下,要是成功了,就好像現在我回婆家,誰敢跟我說三道四?”

好奇的我,不得不問起她老公的態度。她說“對他,離開家族的庇護,可以證明自己的能力,我又不是叫他跟家人恩斷情絕!雖然當年搬離婆婆家,我們搬去了一個只有十坪大的小公寓,對他是很不容易,但是我們一起熬過來了。”

是的,“一起”,不是一個人,這就是這句話的亮點。

兩個人經由了相識,相愛,到創立了一個家。如果這個家不是“一起”經營的,那這個家,怎麼能稱為“家”呢?

對我,媳婦是一定要熬成婆,因為婚姻本身就是一種修煉!但是怎麼修,就看妳怎麼挑了?妳相信自己的能力嗎?妳相信自己挑選的男人嗎?面對公婆排山倒海的壓力,妳可以忍受多久?妳的自信,他愛妳多深?妳的堅忍都是妳的籌碼,怎麼運用?就看妳的決定了!

每一個決定都要付出,每一個決定都要歷經煎熬,對我,只要他在我這一邊,我就甚麼都可以做得到!!但是不是一起忍受無理的要求,而是一起追求平等的對待。

(為了怕有人對號入座,所以故事裡面的主人翁的故事是真實的,但是人物的背景是經過加工的,所以請勿臆測)

 

    千山萬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